CAI

【长得俊】请你爱她「高虐预警」

少女心Boooom_:

说明!


①首发微博「少女心Boooom_」 2018.4.17


②因为周六要发新版HE番外,并且之前图片那版不是很清晰,所以重发文字版


③与之前的没有任何区别,看过的可以重温一下,没看过的……那……


④虽然与原文没区别,但我还是想求喜欢和推荐qaq






推荐BGM:薛之谦—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怎么样,今天想起什么了吗?”尤长靖把笔记本摊开,放到腿上,目光从空白页上挪开,挪到面前人的身上。


“没有……”林彦俊目光涣散,不聚焦地盯着面前空白的墙壁。


尤长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问下去。


林彦俊一连回答了几个问题,尤长靖得到的答案都与昨天、前天、大前天相同。


“……那现在我就问到这里,下午我会再过来一趟。你好好休息。”尤长靖说完,合上本子,把笔帽扣上,别到自己白大褂胸前的口袋上。


“请等一下,医生。”


尤长靖往外走的脚步立刻停下,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欣喜:“什么事情?”——这是林彦俊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叫住自己。


“我好像知道我把谁忘了。我昨天看见她了,很可爱,就像是我记忆里的那个人。”


尤长靖的心顿时沉入谷底,强硬地扯出笑容,逼着自己迈开步子走到林彦俊床边,坐下,摊开笔记:“……那么,和我说说,是谁?”














C.01


林彦俊失忆了。


尤长靖花了两天的时间接受这个事实。与此同时被迫接受的,还有自己受聘成为林彦俊的心理医生的事情。


林母和上次自己见到的时候一样,语气强硬,斜睨着自己:“对,雇你。我们林家不差你这几分钱。”


尤长靖赔着笑:“阿姨,您这话就见外了。我和阿俊的关系您也知道,收您的钱不好意思。”


“呵,”林母的鼻孔快要朝上天,“当初我们就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现在他失忆了,正好把你忘了个干净。也好,方便以后我们为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孩。”


“失忆?”


“对啊,你不知道?”林母拨了一下头发,“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雇你?”


尤长靖还无法相信,咬着下唇不出声,垂在身侧的拳头却是攥得死死的。


林母轻笑一声,迈开步子。高跟鞋的声音在单人办公室里格外清脆,喀哒喀哒地一声一声敲进尤长靖耳朵里。


“哦对了,”林母回身倚在门旁,身上浓郁的香水气息刚好就着风吹进办公室里,熏得尤长靖有些想哭,“你可要好好的做记录哦。自己看看明白,彦俊是怎样一步一步走远你的。”


第二天尤长靖去的时候,林彦俊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尤长靖走近,一直走到林彦俊的病床旁边,拖了把椅子坐下。


明明几天之前还能看见他的微笑,能看见他瞳孔里倒映自己的身影时的样子,能看见他近距离接触自己时浓密的睫毛。可现在,怎么就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了啊。


“……病人受了很严重的头部创伤,目前表现出的状况是选择性失忆。尤医生,真是抱歉,要麻烦您了,他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复杂。”主治医生的声音缓缓从后方传来。


“嗯没关系。”尤长靖温和的笑笑。


“尤医生,您也不是负责医院里事情的啊,怎么这次?”


“哦,受聘于人。”尤长靖回答道,然后转头看了看主治医,说:“他的情况我大概知道了。您先回去忙吧。”


可他不知道,为什么连自己都被林彦俊忘了。


明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啊。


那时候林彦俊是学校里出名的混混,尤长靖则是所有老师眼中公认的好学生。后来某天,校霸和学霸机缘巧合地成为了朋友。


这不是什么热血高中的故事,也不是什么不良少年的蜕变史。相反的,远比那些乏味得多。


直到后来高考结束,所有人都在KTV里庆祝。只有林彦俊一个人凑在尤长靖身边,趁着酒意在尤长靖颈间喷着热气。


尤长靖听见那时林彦俊醉醺醺地说:“你要是个女的,老子非娶了你不可。”


尤长靖现在也仍然清楚的记得自己当时的回答:“难道我是个男的,就不行了?”


这么多年,尤长靖每每想到自己当时傻到不行的回答,都会频频发笑。而每当这个时候,林彦俊总会从一旁凑过来,一条胳膊环在尤长靖的腰间,音调低沉地询问:“又在笑什么?嗯?”


可是现在……尤长靖看向自己面前的林彦俊,闭着眼睛沉睡的林彦俊,叹了口气:“当初明明说过不想让你参军的,你怎么就是不听劝?嗯?”














C.02


高考成绩发布之后,尤长靖如愿考上了国内排名第一的医学院,而林彦俊不出意外的高考没拿到手几分。


“那你以后怎么办?”尤长靖掐着录取通知书,小心翼翼地跟在林彦俊身后。


林彦俊心情不大好,走在路上一直用手拨弄头发,身后的书包随着走动被甩得左右摇晃:“不怎样啊。反正也不是学习的料子,当兵,我妈说我只有这一条路。”


后来林彦俊真的去当了兵,而尤长靖一个人在医学院里摸爬滚打。


后来尤长靖成了圈内著名的心理医师,而林彦俊的军衔也不断上升。


尤长靖不想让林彦俊当军人,很苦,很累,而且说不准哪一个明天就会消失不见。但林彦俊始终乐在其中,抓住训练的间隙就会给尤长靖打去电话。


后来林彦俊终于不用封闭训练,而尤长靖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独自一人的办公室。


后来,后来,都是后来。


林彦俊会偶尔闪身钻进尤长靖的办公室里,然后在一旁看着尤长靖翻看材料。


“干嘛一直看着我啦?”尤长靖被林彦俊盯得浑身难受。


林彦俊笑笑,“喜欢你呀。要不是因为是你,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呢。”


直到那时,尤长靖还一直以为两个人会有很长很美好的未来。


林彦俊第一次带着尤长靖回家的时候,尤长靖加倍小心。


林彦俊家境不错,或者说,非常好。这是尤长靖有些自卑的地方。


“哦,带朋友来了啊?”林母开了门,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穿在身上的还是职业装,虽然已经快要半百,但保养的非常好,一点都看不出来,“去,带你卧室玩去。妈妈这边有点事处理一下,一会儿带你们两个出去吃饭。”


“……妈,不是。”


林母停住脚步,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转过头,目光在两人身上往返,“什么意思?”


“我带他来是来见家长的。”


林母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呆滞,惊讶,直到鄙夷——对于尤长靖的鄙夷,这些变化尤长靖统统看见眼里。


“阿姨您好,我是尤长靖。”


“哈,”林母又笑了,不同于刚刚开门时温和长辈的笑,而是刻薄的笑,“我说的呢,平常阿俊他都不回家的。这次居然带了人回来,还真是奇怪。没想到啊,小伙子你还真有能耐,把我们彦俊搞到手了是吧?”


“阿姨您别……”


“哎哟,你看我这个记性。尤长靖是吧?我记得,高中时候老师总夸你,老师还说你为人可负责了,总在学习上帮彦俊。结果没想到,你是打算把林彦俊下半辈子都负责了?”


“妈,别说了。”


林母当时脸上的表情刻进尤长靖脑海里,直到现在想起来依旧清晰。


林家一直都很反对尤长靖和林彦俊在一起,这是尤长靖一直以来心里再清楚不过的。


可是没想到,林彦俊居然就这么失忆了。


“……叫什么名字?”


“林彦俊。”


尤长靖记下来,一笔一划把林彦俊的名字写得格外认真。


“出生年月记得吗?”


没等林彦俊说出口,尤长靖就已经在本子上写下了一串数字。后来林彦俊说出的,与那串数字一模一样。


“职业?”


“军人。”


“有没有过恋爱经历?”


长久的沉默,直到——“我不知道。好像忘了。”


尤长靖闭上眼睛,轻轻叹了口气。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也什么都不想再问下去了。


林彦俊失忆之后,林母就把林彦俊之前的手机丢掉了,连同丢掉了手机里所有两人的回忆——林母是彻底不想让林彦俊记起尤长靖。


尤长靖试过偷偷拿来林彦俊的手机想要查看,可是被林彦俊发现,语气冷冷地问他:“医生,你做什么?”


后来尤长靖放弃了。或者说,从失望一点点累积直到绝望。


接受林母的聘请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和林彦俊的交流不过是每天重复好几遍的问题,和林彦俊一次一次的道别:“尤医生,您来了?”“尤医生,谢谢您,再见。”


尤长靖不知道自己是该庆幸还是怎样,至少他还记得有他这样的一个人。


直到有天,在尤长靖长久的出神之后,林彦俊一句话直接唤回尤长靖的神智——


……尤医生,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尤长靖愣住,然后把目光从墙壁上,挪到林彦俊脸上,在和林彦俊的目光相撞之后,慌乱的别过头,扯着嘴角,语气轻快地说:


没有啊。












C.03


“尤医生,这是部队送过来的资料。”林彦俊的主治医把一打文件推到尤长靖面前。


尤长靖拿起来,翻了两页,才把目光从纸上移开,落到主治医生的脸上,说:“给我有什么用处吗?”


“不知道,”主治医摇摇头,摊开手,“林彦俊的家属说让我转交给你的。我总觉得他妈妈有点太……”


“不会,”尤长靖打断主治医生的话,随后扬起嘴角,“他的事情我都知道啦。您先回去忙吧。”


主治医只好点点头,从尤长靖面前的椅子上起身离开,转身迈步离开,临走时还特意小心地关上了门。


门落锁,发出“咔嗒”的轻响,很好地掩盖住了尤长靖的叹息。


这是尤长靖第一次了解事情的始末,关于林彦俊的失忆。


两个人之间开始爆发争吵是在什么时候呢?尤长靖记不太清。


只记得那一次见过林母之后,林彦俊一连几天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后来,甚至钻进了牛角尖里。


拒绝林母安排的相亲,甚至是好不容易答应了一次,却在见面的时候直接把对方骂哭了。


林彦俊往尤长靖办公室跑的频率明显增加,有时只是简简单单地坐在尤长靖椅子旁边喘着气。


尤长靖每次都说:“不要生气啦。”


林彦俊每次都是愤恨地抬起头,然后直直的盯着面前尤长靖原木纹理的桌子。平静下来之后,侧过头,把下巴埋进尤长靖颈窝。


尤长靖把手中A4的纸翻过一页。


资料显示,林彦俊是因为分神导致的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从而使那人得手。一木棍下去,林彦俊当场倒下。


后来从林彦俊身上发现了手机,和带在耳朵上的蓝牙耳机。


本来林彦俊出任务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但是那天他却违背上级命令带了手机。


由于林彦俊失忆,所以上级找不出来林彦俊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带了手机出任务。再加上林彦俊的手机密码复杂,又在第一时间被家属拿走,所以林彦俊带手机的原因算是彻底被埋没。但是尤长靖清楚得很。


那天尤长靖发烧了。而林彦俊被击打的时间,与尤长靖给林彦俊发微信的时间相差无几。


林母讥讽的笑容浮现在尤长靖眼前,尤长靖忽然间明白了她把这份资料送过来的心思。


因为自己,对于林彦俊来说,根本就是个祸害。


尤长靖坐在椅子上,发呆很久。


他想,如果最初不是自己,那么林彦俊不会和他妈妈吵架,不会拼了命地完成每一个有生命危险的任务,也不会在重要的时刻因为自己的微信分神。


尤长靖明明知道这是林母故意送来的,却还是忍不住跳进坑里。


直到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尤医生?”夏晓的脸从门后冒出来,“那位病人查房的时间到了哦。”


夏晓是尤长靖收的学生,比尤长靖小了五岁。长了一张圆圆的脸,笑起来有虎牙,眼睛亮亮的。尤长靖最开始认识她的时候,她还只是个实习的学生。结果某天,被尤长靖发现躲在值班室里偷吃,支支吾吾地扯谎。


尤长靖觉得夏晓和自己很像,于是就把她留在了身边。


尤长靖朝夏晓点点头,随手把一张表格递给夏晓,说:“填一下。下个月的比赛我打算推荐你去。”然后把一脸惊讶的夏晓留在身后,快速地朝林彦俊的病房走去。


林彦俊坐在病床上,和之前是相差无几的姿势。


尤长靖走过去,像往常一样拉开凳子,翻开笔记,拔开笔帽,“叫什么名字?”


“林彦俊。”


无数次的重复尤长靖已经背诵下来的问题。


“有没有想起来一点点,关于你遗忘的那个人?”


林彦俊忘了很多很多事情,从高中开始,直到现在。尤长靖不知道为什么,林彦俊其他的记忆都很清晰,唯独忘了他。“有。”


林彦俊这样的回答让尤长靖欣喜若狂,“和我描述一下好不好?”


“嗯……”林彦俊低头,思索半天,才抬起眼,一字一句盯着尤长靖认真的说:“ta好像很爱吃东西,也很爱笑。上学时候我们两个总是一起走。ta迷迷糊糊的。哦,好像是个医生,总是穿着白色的外套。”


“其余的呢?还有没有?”尤长靖迫不及待想要更多。


只要再一点点,再一点点就能记起自己了!


“好像……没有了。”


尤长靖顶到嗓子眼的激动一下子哽住,失望的垂下手,半晌,才缓缓开口:“那……有没有可能是个男的啊?”


林彦俊的头快速地转过来,目光直直落在尤长靖身上,“不可能。尤医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气氛沉默。


尤长靖突然想起那句话:沉默是一个人最大的哭声。


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当时的面部表情是怎样的,只记得自己扯开嘴角,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开口道:


“开个玩笑而已啦。你别紧张。”












C.04


尤长靖心情很差。


“……今天我不去了。你代替我去一下吧。明天我去。”尤长靖揉着太阳穴,对夏晓说。


“好。”夏晓双手接过尤长靖递来的笔记本,关切地问:“老师,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不用了,”尤长靖摆摆手,“你先过去吧,我一个人静静。”


夏晓点点头,出去的时候把门随手关上。办公室里又只剩下尤长靖一个人。


尤长靖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了安静,习惯了沉默。大概是一个月前,林彦俊出事开始。


这些天,尤长靖无数次回忆两个人的曾经,然后无数次的发现那些两个人的曾经全部变成了一个人的。那些回忆都变成了住在尤长靖心里的怪兽,肆意潜伏。


偶尔午夜梦回,满脑子都是林彦俊朝着他露出酒窝的样子。


心里很痛,像是钝刀割肉。尤长靖在梦里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所谓的黑衣面具人拿起铁盘里的心脏,一刀一刀割下去。尤长靖喊不出声,可那刀却仿佛割在他自己的心上。


他体会到伤口的痛,却无能为力。有血珠一点一点渗出来,从面前的心脏里。尤长靖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在流血。


一次次惊醒,尤长靖拿出手机,一遍一遍地看两个人的聊天记录。每次都是滑到最底下,然后看到自己给林彦俊发出去的那条再也等不到回复的语音消息。


有时尤长靖把整个身子都埋进被子里,被子里稀薄的空气让尤长靖难以呼吸。只有这个时候,尤长靖才感到心头萦绕的压抑有些散去。


只是尤长靖没想到,最终把林彦俊从自己身边推开的不是任何人,而是他自己。


尤长靖听见林彦俊说:“我昨天看见她了。”


尤长靖这才知道,林彦俊彻彻底底的和自己走了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而且再也回不来了,“那么,和我说说,她是谁?”


“是昨天来的那个医生。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她,可是她和我记忆里的人很像。我问过她,她说她之前根本不认识我……”


“嗯,确实不认识。她是我最近才新收的学生。”尤长靖藏了私心,并不想让林彦俊对夏晓产生一丝一毫的好感。


直到后来林彦俊茶饭不思,整天揪着尤长靖问所有关于夏晓的问题。


夏晓的名字被提起的次数越来越多,尤长靖看到夏晓就觉得莫名烦躁。开始给夏晓安排棘手的任务,对着夏晓会忍不住呛声。


尤长靖知道这是不对的,却还是忍不住为难夏晓。


夏晓,你抢走了我最爱的人。


于是每次林彦俊问起夏晓,尤长靖都微笑着搪塞过去,只是会在心里无声的大喊,林彦俊,你知道吗,本来你最爱的人,是我啊。


后来有天林彦俊问他,夏晓最喜欢什么花。


尤长靖随口回答,玫瑰。


林彦俊居然真的捧了一束玫瑰,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站在病房门口。夏晓一经过,林彦俊就把那束花塞进夏晓手中,然后拔腿就跑。


尤长靖无数次地问林彦俊到底喜欢夏晓哪里,林彦俊挠挠头,说:“我本来不该喜欢她的,但我觉得她和我忘记的那个人太像了。我想不起来那个人,我的心里空了好大一块,只能骗骗自己,用夏晓堵住那块缺口。”


尤长靖只是看着林彦俊,微微笑着,什么也不说。


尤长靖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从林彦俊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医生,我很确定我不可能会喜欢男人”开始,尤长靖就知道,从此以后,什么都没有了。


林彦俊开始对夏晓疯狂追求。尤长靖看得出来,夏晓动心了。


好在这时,尤长靖之前让夏晓去报名的比赛要开始了,夏晓忙于准备赛事,顾不得情情爱爱。


夏晓比赛的地点在另一个城市,尤长靖心里莫名的雀跃。这是从那次以后为数不多的可以让他和林彦俊两人独处的时间。


虽然林彦俊面对着他,很少说话。


夏晓离开的第二天晚上,主治医生拜托尤长靖看护一小会儿,他很快就回来,尤长靖欣然接受。


可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下了很急很大的雨,夹杂着狂风和震耳的闪电。


从天色的昏黄开始,尤长靖的心中就一点一点泛起不安的情绪,那情绪紧紧攫住尤长靖的心脏,很压抑,难以喘息。


尤长靖从小就害怕打雷,这说起来令他很难堪。可自从身边有了林彦俊,尤长靖就知道身旁的人可以在自己害怕的时候给自己最温暖的怀抱。


尤长靖不止害怕打雷,还怕鬼神。


于是林彦俊总是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对他说:“你放心,有我在,那些小鬼儿都不敢靠近你。”


尤长靖傻乎乎地信了这么多年。


乍雷惊起。尤长靖不由得哆嗦一下,然后慌乱地转过身,拉开门想逃出病房——不要,不要让林彦俊看到自己这幅胆小的模样。


手放在门把手上的时候,尤长靖听见林彦俊的身影从身后响起:“医生,你看起来很害怕?我可以……抱抱你吗?


尤长靖按下门把手的动作戛然而止,随后,他转过身,朝着林彦俊笑笑,说:“不用了。


夺门而逃。


出去的时候恰好撞见回来的主治医生,主治医生想伸手拦住尤长靖,尤长靖却推开他的手落荒而逃。


回到自己办公室之后,尤长靖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蠢。罕见的机会竟然因为自己的胆小而错过了。


懊恼地垂下头,尤长靖紧闭双眼,深深叹了一口气。


睁开眼睛的时候,尤长靖的目光触及到一旁书架上一本白色书脊的书。很白很白,在办公室的灯光下泛着银色的光。


尤长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把书从书架里抽出来——是泰戈尔的《飞鸟集》。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最喜欢的诗人就是泰戈尔。那时候痴狂到快要把他的每一首诗都背下来。


尤长靖闭目回想,此时此刻却只能想起一小段。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C.05


夏晓回来了。


尤长靖一整天满脑子都是这一句话。


“尤医生,今天夏晓要回来了诶。” “尤医生,今天夏晓回来。” “尤医生,夏晓几点能到医院啊?” “尤医生,夏晓今天会来我的病房吗?”


“林彦俊,闭嘴。”这是尤长靖第一次凶林彦俊。


林彦俊愣了一下,才不再开口,目光却一直盯着窗外。


外面天很蓝,没有一丝云彩。


尤长靖想起高中时候的两个人曾经一起躺在草坪上,胳膊曲在头顶,一起看天,一起幻想未来。


夏晓终于回来了。夏晓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了林彦俊的病房。


尤长靖坐在林彦俊病床旁边,看着夏晓跑进来。夏晓的头发有些散乱,一些贴在额前。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抬手,温温柔柔地把夏晓额前的碎发拨开,然后微笑着问她比赛怎么样。


夏晓不着痕迹地躲开林彦俊的手,笑笑,激动地说出自己的名次,然后转头看向尤长靖。


尤长靖刚刚一直盯着林彦俊对待夏晓的动作,连夏晓说了什么都没听。尴尬地笑了笑,说:“啊?不错。挺好的。”


日子又回到了往常那样。


林彦俊每天缠着尤长靖,只为了问出夏晓的喜好。夏晓每天变着法儿想去林彦俊那里查房,于是在尤长靖面前编出各种借口。


林彦俊对夏晓越来越好,每天给夏晓送不同的零食不同的花。尤长靖甚至看见林母握着夏晓的手,脸上满是尤长靖从未见过的满意神情。


“……尤医生,你有喜欢的人吗?”这天,林彦俊坐在病床上,这样问。


尤长靖的心思被猛地拉回来,看了看林彦俊,林彦俊还是那副天真的表情,“有啊。”


“哇。能被尤医生喜欢上的人一定很好。尤医生这么温柔。”


“是啊,他很好。”


“那你们在一起了吗?”


“在一起过。”尤长靖看了看林彦俊的眼睛,然后快速错开目光。


“那现在呢?你们分手了?”


“没分手。只是,他把我忘了。


   ……


林彦俊住院整整五十天的时候,正式地向夏晓表了白。在尤长靖面前。


夏晓想都没想就接受了。


林彦俊开始每天对夏晓笑,给夏晓讲故事,讲他的曾经,讲他的经历。可是那些都没有尤长靖。林彦俊忘了尤长靖。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对待夏晓的样子,看着夏晓时专注的眼神,和当初他看自己的一模一样。


尤长靖控制自己不去想,不去看,却忍不住。


“你真的爱她吗?”某天,尤长靖在结束了当天例行的公事之后,这样问。


林彦俊放下手中《哄女朋友开心的100招》,然后看着尤长靖的眼睛,说:“我会很爱她。”


尤长靖差点落泪,酸酸的感觉哽在喉咙。尤长靖张了张嘴,好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请你一定要爱她。


林彦俊出院的前一天,夏晓在病房里给林彦俊收拾东西。林母在一旁看着,面对夏晓时,脸上满是长辈慈爱的微笑。


尤长靖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看着这一幕,有点心酸。


“小尤。”林父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尤长靖吓得连忙把开了一条缝的病房门关上,转过身,于是恰好错过林彦俊投过来的目光。


“叔叔您好。”尤长靖微微鞠躬,然后伸手做出请的姿势,说:“我们到那边去说。”


林父点点头,跟在尤长靖身后。林父的皮鞋踩在医院的瓷砖上,和当初林母高跟鞋的声音相差无几。


尤长靖有点害怕了,他害怕林父接下来会对他说的话。


林父为人耿直,站定之后,直接对尤长靖说:“小尤,叔叔知道你的心意。只是现在他的情况你也知道,而且我们家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和他妈妈都希望他能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辈子,所以你不是最好的选择。”


“您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您怎么知道当初他快不快乐?”尤长靖呛声,攥紧拳头,白色的医生外套被扯出一道一道的褶皱。


“小尤,你别激动。现在事情就是这样的,他妈妈喜欢夏晓,从一开始就反对你。叔叔没什么别的可以劝你,只能告诉你,该放弃的快些放弃吧,得不到的就永远别抱着期望。”


尤长靖垂眸,片刻,才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知道了,叔叔。还有,对不起叔叔,我刚刚……有些冲动了。”


林父摇摇头,朝着尤长靖温和地笑笑,拍了拍尤长靖的肩,然后迈步离开。


林父短暂的触碰让尤长靖定在原地。


几分钟之后,林父带着林母从林彦俊的病房出来,身后跟着夏晓。


林母走过尤长靖的时候,尤长靖清晰的听到从林母嗓子眼里发出的冷哼。


尤长靖别开头,没敢看林母的表情。


独自平静片刻,尤长靖才走向林彦俊的病房。推开门的时候,林彦俊正站在窗子的前面,穿着蓝白条纹的病号服。


“……明天就出院了?”


“嗯,”林彦俊转过身,看向尤长靖,“不知不觉住了将近三个月呢。这三个月真的要谢谢尤医生您了。虽然我并没有想起来什么,但还好,我遇见了夏晓。”


林彦俊脸上的笑容很真实,带着暖暖的爱意。


尤长靖也只好扯了扯嘴角,说:“是吗?那还真是我的荣幸。”


林彦俊突然朝着尤长靖走过来,张开双臂,“我想抱抱你,尤医生。”


没等尤长靖做出反应,林彦俊的气息已经压过来。


尤长靖曾经贪恋林彦俊的怀抱,带着真实的体重压上来的时候,慢慢的都是厚重的安全感。而此刻,尤长靖却感觉林彦俊的重量全部都压在了自己的心上,很沉很沉,尤长靖有些喘不过气来。


……尤医生,我知道你很害怕打雷,所以以后千万要找一个不怕打雷的人陪你共度一生哦。还有你很爱吃,但是真的要分时间地点的吃,不要把胃吃坏。嗯……还有,希望你以后能找到一个对的人,陪你白头偕老。结婚那天记得请我去,我会给你一个很大很大的红包。


没等尤长靖做出回答,林彦俊已经松开手。


医院里消毒水的气息代替林彦俊身上的味道,直直地钻进尤长靖鼻孔里。尤长靖这才恢复意识,放开了刚才紧紧攥着的林彦俊的衣角。


抬起头,猝不及防撞进林彦俊眼睛里。尴尬地笑笑,尤长靖开口道:“谢谢你的关心。”


“不客气。”


“那,祝你早日康复。”


真好,你终于能从我的记忆里逃出去了,从满世界的荆棘里,挥剑离开。

















夏晓接受了林家的聘请,成了林彦俊的私人医师。


林彦俊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他离开的时候,尤长靖穿着白色的医生外套,胸口别着一支钢笔,是高中时候林彦俊送给他的礼物。


他还记得前些日子给林彦俊做康复训练的时候,无数次拿出林彦俊高中时送给自己的礼物,想试探着激起林彦俊的回忆。


可林彦俊每次都只是眼神澄澈,直直地看进尤长靖心里,说:“我什么也想不起来,医生。”


“……尤医生!”林彦俊从前方朝着尤长靖喊。


“怎么了?”尤长靖大声喊回去。


林彦俊侧身和身旁的夏晓低头耳语,然后朝着尤长靖跑过来。


“最后抱你一次,尤医生。”


短暂的接触之后,林彦俊抽身离开。


就像是和尤长靖的关系一样,尤长靖还没做好分别的准备,林彦俊已经头也不回地走了。


甚至连一句正式的告别都没有。


尤长靖目送着他们上了车,把林母的刻薄眼神选择性地忽略掉。林彦俊为夏晓开了车门,夏晓坐进车里的时候,林彦俊一直把手护在夏晓头上。


尤长靖别开头。


“……其实我们做了检查,患者的记忆片段没有任何问题。一直无法恢复记忆可能是患者本身不想。尤医生,你别太自责了,你已经很努力地想帮他回忆了。”


尤长靖没有回答主治医生的话,只是侧耳听着,直到再也听不见汽车发动机轰轰的声音。


然后才转身迈步离开。


起风了,刮起尤长靖的衣角。尤长靖的拳头在衣袋里攥得死死的,却忽然泄了力气。


我也没有多爱你,尤长靖想。


只是像狂风过境,突然而起,不问归期。














番外 Ⅰ


林彦俊什么都记得。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因为头部受到撞击而失忆的狗血事情发生。


那天他倒下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尤长靖的身体怎么样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昏昏沉沉地睁不开眼。林彦俊索性躺着,任由消毒水的气息肆意侵袭。


“……撞击很严重,具体的要等到病人醒过来之后在做进一步的诊断。目前的情况是轻微的脑震荡,可能会造成失忆。”林彦俊闭着眼睛,听医生在自己身旁说。


“知道了,医生。”自己妈妈的声音响起来,林彦俊微不可察地皱了眉。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想见到母亲的呢?


大概是带着尤长靖第一次回家时。


母亲讨厌尤长靖。或者说,她畏惧自己是个同性恋者。在她眼中,男人和女人才是永远完美的搭配。


那天过后,母亲总是找时间和自己谈心。说着未来妻子会有多么多么贤惠,数着和女人在一起的种种好处。


林彦俊都知道。因为尤长靖做的事情和母亲所说的一模一样。


他开始逃避,不想要回家。偏偏尤长靖蹙着眉对他说:“阿俊,你这样不好。叔叔阿姨也是为你着想。”


林彦俊夹在尤长靖和家人之间,进退两难。


他享受着所有和尤长靖在一起的时间,像溺水的人抓住身旁的浮木,贪婪的吸取着尤长靖身上的所有气息。他惧怕面对自己的母亲,惧怕母亲的眼泪和以死相逼的矫情。


所以此刻,林彦俊只是躺在这里,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失忆?听起来像是一个好主意。


如果失忆可以不让尤长靖一直小心翼翼地跟在自己身后,如果失忆可以让母亲不再对尤长靖露出鄙夷的神情,如果失忆可以在此后不让尤长靖活在世人的指点之下,如果我的任性离开可以换你余生不受为难,如果我的演技超群可以让你信以为真。那好,从此以后,我不再记得你。


睁开眼睛的时候,林彦俊已经做好了周全的计划。


“……妈?”


“你醒了?”林母趴过来,附身看着林彦俊。林母的脸和记忆中的一样,始终挂着浅浅的慈爱的笑容,林彦俊却不知道她是怎么摆出那副表情面对尤长靖的。


后来的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林母试探地问起林彦俊记不记得当初被击打的时候正在做什么,林彦俊摇着头说不记得。林母问记不记得高中时候那个同桌,林彦俊摇着头说不记得。林母问林彦俊记不记得他曾经有过一个恋爱对象,林彦俊摇着头说不记得。


这样就……可以了吧?


直到尤长靖的突然出现差点打破林彦俊的伪装。


林彦俊开始每天对着尤长靖尤医生尤医生地叫,重复着一遍又一遍相同的问题。在尤长靖问起有没有过恋爱经历的时候,对他说“我好像不记得了”。


母亲拿走了他的手机,他的所有通讯账号都被迫重新注册。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这样也好,林彦俊想,这样自己就不会露出任何马脚了。


尤长靖开始康复训练的时候,林彦俊差点演不下去。


他拿来两个人的相册,拿来曾经差点被林彦俊撕碎的笔记本,拿来两个人在一起一周年时林彦俊送给他的医学书。


林彦俊一次又一次地说着“我不记得了,医生”,然后一次又一次看着尤长靖无助而绝望的表情。


不要,不要,林彦俊害怕看到尤长靖摆出那副表情。无数个夜晚,林彦俊想起尤长靖当时的神情,心里都抽搐着疼。


从一开始,林彦俊就怕极了尤长靖会哭。尤长靖每次摆出那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林彦俊都会心软,然后过去把尤长靖抱在怀里,答应尤长靖所有的无理要求。


可是现在,就连触碰到尤长靖都是奢望。


那天,尤长靖半开玩笑的问他:“有没有可能是个男人。”


林彦俊心里一动,转过头,撞进尤长靖期待的目光里,想开口告诉他所有的真相,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不可能。医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林彦俊每天都看着尤长靖无助的表情,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汹涌地叫嚣着所有真相。


林彦俊强迫自己不去想,不去看尤长靖,哪怕是在他向自己问问题的时候。


直到有天,尤长靖拿来一本泰戈尔的诗集。


林彦俊记得这个诗人,曾经高中时候被尤长靖逼着背了他的好多好多首诗。当时自己好像就背了一段,是什么来着?


哦,想起来了。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尤长靖,那就让我一直演下去好了,我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你。














番外 Ⅱ


夏晓的出现开启了林彦俊的新的计划。


林彦俊受够了看着尤长靖一次次失望的脸,一次次地暗自心疼。如果从此之后,尤长靖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别人,是不是就不会仍然陷在和自己的感情里了?


于是林彦俊开始追求夏晓——利用尤长靖。


林彦俊无数次地看到尤长靖脸上不耐烦的神情,无数次地看到尤长靖近似哀求的神情。林彦俊视而不见,一直问着夏晓的所有事情。


夏晓和尤长靖是极相似的,都爱吃,爱玩,爱笑,爱编一些无厘头的借口。


林彦俊很确定自己不爱夏晓。夏晓对他来说,只是个尤长靖的替代品。


可是林母很开心。自从知道夏晓的事情之后,就在自己耳边一直说着夏晓的好,夸夏晓机灵,乖巧,懂事,孝顺。


“儿子,要不你以后就娶夏晓吧。”


“好。”林彦俊答应的干脆,脸上满是笃定的神情。


对着夏晓倾尽温柔,尽力掩饰着自己的目光,从普通,到惊喜,再到挚爱。林彦俊也尽力克制着自己,在面对夏晓的时候,不要出神想起尤长靖的脸。


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打了很大的雷。


林彦俊知道,尤长靖又该害怕了。


果然,尤长靖打了个哆嗦。林彦俊突然想去抱一抱尤长靖,却猛然想起自己现在是个失忆的病人。


“我可以……抱抱你吗?”


“不用了。”


于是林彦俊在他身后目送着他逃开。就像当初自己从这段感情里逃出时候的样子,慌慌张张,狼狈不堪。


林彦俊还是那副极尽深情的模样,对着夏晓。


那天林彦俊突如其来的的想问问尤长靖喜欢的人。


尤长靖脸上那副极力掩饰悲哀的神色看得林彦俊心很痛。


后来尤长靖问他:“你真的爱她吗?”


林彦俊说:“我会很爱她。


我会很爱她,只不过不是现在。或许是在将来的某天,我彻彻底底把你从我的记忆里清除的时候。


林彦俊却突然自嘲地想起,可能永远不会有那一天的来到。


临出院那天,尤长靖推开门,进入自己的病房。林彦俊突然很想抱抱他。


这次离开,可能就再也不会见面了,求你了,这次别拒绝我。


于是林彦俊并没有等到尤长靖回答,就自顾自的抱了上去。


尤长靖还是和记忆里的一样,瘦瘦小小的,刚好嵌进自己微微附身时留下的空隙里。


林彦俊像以前那样,把头埋进尤长靖的颈窝,说了好多他一直想对尤长靖说的话:


“……尤医生,我知道你很害怕打雷,所以以后千万要找一个不怕打雷的人陪你共度一生哦。还有你很爱吃,但是真的要分时间地点的吃,不要把胃吃坏。嗯……还有,希望你以后能找到一个对的人,陪你白头偕老。结婚那天记得请我去,我会给你一个很大很大的红包。”


是的,祝你可以真的找到与你共度余生的人,你们可以共赴云雨,共享欢喜,共渡苦难。你们可以得到所有人祝福,可以不再受到他人鄙夷的目光。


林彦俊费了老大力气,才强迫自己从尤长靖的怀抱中离开,然后摆出那副失忆的蠢样子,看着尤长靖失神的模样。


尤长靖说祝他早日康复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真是丑爆了。


还有那时,自己在他面前表白夏晓的时候,尤长靖也是这幅模样。


林彦俊突然想起那天,自己忍不住问了尤长靖一句话。尤长靖当时脸上强扯出的微笑刻在林彦俊脑海里,很深很深,像是永远愈合不了的伤疤。


“……尤医生,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我在劝我该忘了你。



贱人烂人3.4章

林彦俊制霸的橘子味面包:

严重ooc
请勿上升正主
改编自 @sweet林林酱


第三章


·
·
·
尤长靖打算去之前住的大杂院,之前工作了也是住这里,因为尤长靖没钱,他住不起市里的房子,就算受尽白眼,尤长靖也要活下去,让他们看见自己活的多好。
·
说起林彦俊为什么送他的房子,就是林彦俊送尤长靖回家的时候,看见尤长靖的住所实在太懒了,要是以后回来做,床都可能塌,再说林彦俊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患有严重的洁癖,尤长靖自然不好意思叫林彦俊回家坐。
·
然后林彦俊就送了一套房子给尤长靖,然而这是有条件的,尤长靖前一晚被折腾的身心疲惫,然后才有今天的事情,尤长靖等下班了就准备回老房子里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了。
·
尤长靖前脚离开,林彦俊后脚就来找尤长靖,尤长靖看了看手机,3%的电,算了关机得了,林彦俊打了尤长靖的电话,
·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林彦俊有些生气。
周围的人感觉到气压不对,看见林彦俊那张冰山脸瞬间黑了,便知道有大事发生。
·
尤长靖来到大杂院,还是和以前一样热闹,小孩在院子了互相追逐,妇女在院里忙活着洗衣服,淘米,老人们在院里打麻将,唠嗑,院里虽然杂乱,但是很热闹。
只是热闹里他尤长靖很远,尤长靖一进来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像看动物一样看着尤长靖,尤长靖自然故作镇定走过大院,然后他们开始议论
“这不是尤长靖吗,他不是跟大款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是不是被甩了”
“我看是,你看看他那个样子,和黄明昊一样下贱”
“是啊是啊!……”
·
尤长靖不想听,他听够了,小时候邻居们经常欺负他们,经常剪短他们的电线,把脏水泼到门口,还经常假好心拿着剩饭剩菜给他们家,尤长靖觉得憋屈,黄明昊总是安慰他,他愈发恨黄明昊。
·
尤长靖用手拨开头上挂衣服的线,找到了家,这是一个不显眼的地方,
“呼――”
尤长靖拿出钥匙,开门进去,也许他应该去看看黄明昊了,这个小房子里什么也没有,但是能让尤长靖感觉到安全,他挡住了难听的流言蜚语,他挡住了脏水,挡住了一切尤长靖不想面对的东西。
·
尤长靖不知道坐了多久,天黑了,屋子里什么也看不见,尤长靖打开灯,这次邻居没有剪断电线。
·
尤长靖看着窗外,他的生活,只剩下林彦俊了吧。
·
林彦俊来到尤长靖的公寓,灯是关的,没回来,那去哪里了?
林彦俊出来没有这样找过人,除了尤长靖,最后林彦俊决定去尤长靖的老房子看看。
·
果然是这样,尤长靖在里面,灯是亮的,“砰砰砰”林彦俊现在心情很不爽,尤长靖搞什么。尤长靖以为是邻居故意来刁难他,挖苦他,他没打算开门,“尤长靖,开门!”
这下林彦俊算是真的生气了,尤长靖一听,完了,是林彦俊,这下完蛋了,林彦俊一定找了他很久。
“来了”尤长靖一开门就被林彦俊拽出去,大力把尤长靖塞到车里。
·
“为什么关机。”林彦俊的低气压让尤长靖透不过气
“没电了”尤长靖当然小心翼翼的回答,“为什么不回家?”
“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要拿的东西。”尤长靖看林彦俊没什么反应,
“彦俊?彦俊?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尤长靖也只有对林彦俊才能心软了吧,
·
林彦俊压制住尤长靖,狭小的车里只听见尤长靖的呼吸声“你说的”
·
林彦俊吻住尤长靖的唇,尤长靖还懵着呢,直到林彦俊咬住尤长靖的唇瓣,鼻尖的气息喷射在他脸上,热热的,“尤长靖,专心”林彦俊深入尤长靖的口腔,尤长靖抱住林彦俊,当然他尤长靖怎么可能放手呢!
·
“明天跟傅菁道歉吧”林彦俊推开尤长靖,冷冷的说,尤长靖笑了一下,这样啊,“好”只要是你林彦俊说的,我没办法拒绝。
·
一厢情愿的是我,自作多情的也是我,没办法我就这样了,就算全世界都不珍惜我,我也珍惜我自己不是吗,
第四章


尤长靖来到公司,看见傅菁得意扬扬的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尤长靖,可算来了。”傅菁开口道,艳丽的妆容暴露了她内心的狠毒,
·
尤长靖知道傅菁是故意给他下马威的,故意让他在这么多人面前给她道歉,尤长靖冷笑一声
·
“傅小姐真是早啊!没想到一大早就劳烦你在这里等我”尤长靖把包放在桌子,“尤长靖你……”傅菁脸色真是像彩虹一样好看。
·
“傅小姐,对不起,昨天是我的错,不应该……对你动粗”尤长靖斟酌了一下,这样说吧!
“哼,知道就好,下次被这样了,本小姐原谅你了。”尤长靖看到傅菁的原则,有想起林彦俊的脸,傅菁这样一闹,尤长靖又该变成了公司讨论的焦点了吧。
·
送走了傅菁,尤长靖无力的坐下来,他有些累了,他也知道林彦俊厌烦了,他倒贴的厌烦了。
·
“真是不自量力,一个男人,朴总监怎么就喜欢他”
“真是牛,小三,原配闹剧,大开眼界”
“尤长靖就是一个不要脸的贱人,是他勾引的朴总监呢”
“你说说尤长靖怎么能赢,就他那个出生,下作”
……
尤长靖听过的挖苦还少吗,可是每一句都刺入他的心脏,世界总是不公平的,就是因为他下贱的出生吗,他想过离开这里,重新开始,可是牵绊的不知是林彦俊这么简单。
·
尤长靖忍住眼泪,闭上眼睛,揉揉眉心,也许会好吧,有林彦俊就够了吧。尤长靖总是在这么想,可是最后甩掉他的就是林彦俊,他心心念念的林彦俊。
·
“丞丞,丞丞,茶泡好了。”黄明昊叫了两声走神的范丞丞,黄明昊大范丞丞4岁,黄明昊三十七了,他大尤长靖十三岁,尤长靖不是他生的,他不喜欢女人,尤长靖是他捡的,他开始不是mb,他只是一个打工为生的孩子,
·
他捡到到尤长靖的时候,尤长靖裂开嘴随着他笑,还叫他爸爸,黄明昊鬼使神差的把他带回去了,四年后,直到黄明昊遇见一个叫范丞丞的男人,黄明昊就走上了mb这条路,
他不恨范丞丞,但是对于尤长靖他只有愧疚,尤长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跟着黄明昊一起受苦,被骂,被孤立,如果当时尤长靖被一对有钱的夫妇带走,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黄明昊还是舍不得尤长靖,即使那个孩子恨他,他以后会明白的。
·
范丞丞沉吟一声,“恩”这么多年了,他还是喜欢黄明昊的茶,“那个,丞丞啊,我一件事和你谈谈。”黄明昊每次面对范丞丞都会紧张,手不自觉的抓着衣服,擦掉手心的汗水。
·
“恩。”范丞丞看见黄明昊这么可爱的动作,笑了,男人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这么可爱,好像岁月在黄明昊脸上没有什么痕迹,黄明昊还是和当初他遇见的时候一样美好,黄明昊清纯的双眼让人移不开眼。
·
“丞丞,时间到了,我该走了!”黄明昊没有直接说破,他待在范丞丞身边是为了尤长靖,现在伯贤有了工作,他们的契约也到期了,黄明昊说到底,他是喜欢范丞丞的,不是日久生情,而是一见钟情,他第一眼看见范丞丞,他就喜欢上了范丞丞,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
不过黄明昊不会说出来,范丞丞这样的有钱人是不会有爱情的对吧!
·
“昊昊,要去那里?”虽然范丞丞比黄明昊大,但是范丞丞还是喜欢叫黄明昊昊昊,“我……你看,我们的合约到期了,我不是应该。”
突然范丞丞站起来,吻住黄明昊,“昊昊,当年我为什么说你偷了东西,你知道你偷了什么吗?”
·
面对范丞丞这种行为,“不知道,我没有偷什么啊!”黄明昊觉得莫名其妙,“你如果还回来,我就让你走怎么样。”黄明昊在范丞丞怀里愣了愣,
“什么东西”
“你偷走了我的心。”范丞丞笑的更加开心“你这么还我啊!”
·
黄明昊脸上出现红晕,“我没办法还你,那你要怎么办”
“昊昊,给我你的心”范丞丞捏住黄明昊的下巴,“昊昊,不要离开我好吗?”范丞丞对视着黄明昊眼睛,黄明昊虽然习惯了范丞丞这些行为,但是黄明昊还是会害羞,脸色的晕红更深。
·
“丞丞,我……”黄明昊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好了”范丞丞放开黄明昊的下巴,用下巴抵在黄明昊的头发上,长叹一口气“昊昊,这么多年,你没有对我动情吗?”黄明昊身体一僵
“丞丞,你说,我偷了你的心,但是你不仅偷走了我的心,你还偷走了我的人呢!”
·
范丞丞笑的很开心“昊昊还是和一样可爱”黄明昊轻拍一下范丞丞的胸口,“我不再年轻了”
也许我真的需要休息了,黄明昊靠在范丞丞的胸口,我想我一直在一个安全的港湾。
只是我一直被暴风雨迷失了方向,他便是我最安心的人,我愿意一直和他在一起,因为我是属于他的。

八哥与小娇妻🐺🐰①

鱼柑柚:

🔞🚗🚀
点我


(未成年&不喜欢乘快车的请不要随便点,引起任何不适我一概不负责。)

此地无挽歌 第二十六章

🍼莱科夫斯基兔🍼:

Kit说完那句话的时候,也被自己的主动给吓到了。



他没想到就这样把自己的心意给说了出来。



双手还紧紧的抱着Ming的腰身,他的脸贴着Ming的背,小心的吐了一口气。



Ming会给自己怎样的反应呢?



或许就拒绝自己吧,毕竟他有喜欢的人了。



一想到这个答案,Kit眼里的光就黯淡了下来,手也退缩着收回来。



自己还是太冲动了呢…



收到一半的手被一把抓住,Ming转过身,把人拉进了怀里。



Kit靠在Ming的怀里,不停地眨着眼睛,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Ming在听到Kit告白的时候,心“咚咚咚”地加速跳动着。



就算失去了所有的记忆,Kit对自己的感情依旧没有变。



又回忆起Kit的上一世死时的场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再踏入轮回,否则又会是一个悲剧。



然而,当抱着自己的手离开时,心一下子收紧,仿若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一般,让人满心害怕。



那一刻,Ming抛下了所有的顾虑,把Kit抱入了怀中。



终于觉得安心了。



“Ming…”



“Kit,我也喜欢你。”Ming看着Kit的眼睛说道。



Ming的回应让Kit更加的不知所措。



“你…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那你,那你为何都不告诉我?”Kit的手抓得Ming的衣服变了形。



“对不起,Kit。是我顾虑太多,所以才没有告诉你。”



“你在顾虑什么?”Kit问道。



Ming摇摇头,他并不想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告诉Kit。



“那那天在学校门口跟你聊天的女孩是谁?”Kit终于问出了这个纠结已久的事情。



Ming回忆着Kit说的是谁,忽然看到被自己带来的Demon,才想起了是哪个女孩。



“哦~我是从她那领养的Demon的,你那天看到正好是我找她做交易的时候。”



Kit想到自己还把那女孩当成假想情敌,偷偷的吐了吐舌头。



“那你怎么想到要养狗?”



Ming松开了Kit,把跑过来的Demon抱了起来,揉了揉它的脑袋,又递到Kit的跟前。



“你不觉得你俩很像吗?”



一人一狗互相注视着对方。



“哪里像了?”



“都是小短腿。”



Ming一说完,就受了Kit一记飞踢,原本很温馨的氛围也荡然无存。



Kit一把抱过Demon,嘟着嘴扭头就走。



Ming笑了笑,只是拿起刀继续切东西。忽又想起,似乎每一次都是Kit主动靠近自己,都是Kit先表达自己的心意。



自己真的就是个失败者呢。



“Ming,我饿了,你快点做饭!”



Kit的呼唤打断了Ming的思考,他低头切着菜,心里却再想着事情。



那这一次,就让他在有限的时间里好好对Kit吧。



饭菜端出来的,Kit还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看到Ming,头就扭过去不看他,用行动证明自己还在生气。



而Demon蹲在沙发上,想要下去,又不敢跳下去,小小一只就在那,一脸可怜相。



看到Ming过来,就扒着沙发背,一脸渴望的看着他。



Ming只是揉了揉Demon的小脑袋,却没有把它放下去的意思。



“Kit,吃饭了。”



Ming在沙发后弯下腰喊道。



“哼!”Kit继续不看他。



Ming又走到沙发前面喊他,“Kit,吃饭啦。”



Kit还想转身,却被Ming给按住了。Kit还想闹腾下,就看到Ming在眼前放大的脸。



唇上一软,他被Ming给亲了。



“这样可以消气的吗?”Ming笑着问道。



Kit红透了一张脸。



Ming凑过来又要亲他,Kit一下子就捂住了嘴,起身跑去吃饭了。



还真是容易害羞。



Ming也起身去吃饭了,而被遗忘在沙发上的Demon,只能委屈的团成一团窝在那里。



这狗粮真不好吃。



晚上Ming带着Demon回去了,Kit一个人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



手指无意识的摩挲着嘴唇,又想到了Ming吻自己的样子。



脸又觉得发烫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想想还是觉得很神奇。



Kit觉得和Ming在一起以后,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加紧密了。



他还发现Ming也比之前主动了很多。



这是一个好现象。



因为养伤已经好久没有回家的Kit,抽了一个周末回了家。



毕竟Keng也说再不回去看看老爸,估计老人家也担心了。



Kit一回家,就看到父亲已经让保姆做了一堆自己喜欢吃的菜了。



他用手机拍了一张,美滋滋的发给Ming炫耀。



Keng看着Kit那笑得一脸开心的样子,无心的说了一句:“Kit,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跟对象聊天呢?笑得这么开心?”



父亲一听,也看着Kit说道:“对呀,Kit你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因为交了女朋友,才忘了我这个老头子?”



Kit忙收了手机,摆着手说道:“没有,没有。只是朋友刚说了一个笑话,好笑了而已。”



“瞧你吓得,哥哥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Keng拍着Kit的肩膀说道。



Kit面上笑了笑,心下却紧张的不行。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和哥哥知道自己交了一个男朋友会作何反应。



毕竟父亲和哥哥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估计知道了也会很难接受吧。



Kit觉得还是等过段时间再说吧,毕竟他跟Ming也才刚开始,不想这么快就因为这种世俗的问题而徒增烦恼。



父子三人吃完饭,就一起坐在客厅里聊聊天,舒服的家庭氛围,让Kit觉得很温暖。



Ming让他好好享受家庭的温暖,也没有再发短信跟他聊天。



临睡前,Kit给Ming发了一条晚安讯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在宿舍里,看着吃得正香的Demon,Ming只是摸了摸它,“以后如果我不在了,你要好好陪着他。”



Demon沉浸在美味的狗粮里,没有空去理Ming。



“小吃货!”



Ming捏了下它的耳朵就站起身走开了。



周日的下午,Kit就迫不及待的回了学校。



晚上,Kit窝在Ming的宿舍里。



Ming在准备吃的,而他则用电脑找着电影。今晚,他打算跟Ming好好享受下二人世界。



他带了便携式的投影仪,把东西都连接好,就等着Ming把吃的端来了。



为了营造一个好的观影氛围,Kit还把窗帘拉上,等到Ming把吃的都摆好,他把灯也关了。



Ming在沙发前的地板上铺了一块毯子,两个人就相互依偎着坐在毯子上准备看电影。



Kit选的是《断背山》。



他看影评不错,就决定看看。



刚开始两个人还会吃点东西,到后来被电影情节所吸引,完全忘记了吃东西这件事。



当电影里的两个青年在帐篷里欢爱的时候,Kit下意识的看了Ming一眼,对方依旧在认真的看电影,没有注意到自己。



两个青年因为久别重逢而深情拥吻的时候,Kit下意识的抓紧了Ming的手。



Ming低头看了他一眼,把人往怀里搂了搂,还亲了下他的额头。



影片的最后,相爱的两个人只落得一个阴阳两隔的结局,无论他们的爱再浓烈,也只有那断臂山知道。



Kit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想要跟Ming聊下剧情,却看到Ming一脸沉思的样子。



“Ming,Ming,Ming!”Kit推了推Ming,让他回神。



“你在想什么,Ming?”



“没,只是结局让人觉得有点伤心。”Ming说道。



“嗯,结局令人心碎。”Kit说道。



Ming只是点了点头。



“Ming,我们不会像他们那样的对不对?”Kit抱着Ming问道。



“…嗯…”



“你不要离开我。”



“好…”



Ming想起电影里两个青年厮守一生的愿望却因为一方的离世而落空,活下去的那个人也因为知晓了对方对自己的深爱而伤心不已。



那他和Kit呢?



他们的结局又是怎样的呢?



他看着正在逗着Demon的Kit,在心里说道:“Kit,对不起。或许我不能遵守对你的承诺了这辈子。”



我们终有分离的那一天,愿那一天到来时,你可以勇敢的面对它。




Be my Brownie

Camellia:

不想走....為什麼要趕我走......


我不想這麼快走, 我今晚想留下來.....



床上,Ming緊緊抱住Kit。


“死MingKwan,快放開,你該回去了!”


“不要嘛~~再抱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
鼻子埋進Kit白皙滑膩的頸項,深深呼吸專屬於他的牛奶巧克力香氣,兩條鐵臂緊緊環住Kit的窄腰,心愛小學長抱起來好香好舒服喔,不想放開呀....怎麼捨得放開呀.......


“今天都賴在我這一整天了,你怎麼還這麼黏?”
Kit輕輕拍打Ming的手臂,心不在焉地看著醫學資料。


“快點走,今天被你弄得報告一個字都沒寫,你想害我開天窗呀?”
一要認真看書,Ming就黏過來在他臉上親個沒完,手也伸進他衣服裡摸個不停。罵也罵過了打也打過了還是無法阻止那雙鹹豬手跟那張帥氣的委屈臉,唉自己選的男友哭著也要自己負責。


“才8點呀Kit!我回去會很寂寞的~~~會很想你的~~”要是讓人看到堂堂校之月在他床上耍賴撒嬌,講話還自帶波浪號,不知道有多少人後悔要投票給他呢!


“你明天一早不是有課嗎?快回去休息了呀。”


“吶吶Kit我們住在一起好不好?拜託,我會好好照顧你的,讓我們住在一起好不好?”


Kit翻個大白眼,又來了這小狼狗是不懂什麼叫放棄嗎?已經拒絕他很多次了。交往才幾個月就想同居!自己可不是Beam那個沒節操也不是Pha那個大色魔!整天只想著為愛鼓掌!


Ming深深迷戀地看著Kit,翻白眼的學長也好可愛呀!小小的萌萌的,臉蛋也那麼清秀粉嫩,酒窩沒有酒但讓他醉成一條狗,生起氣奶兇奶兇的一點也不怕人,只想抱在懷裡狠狠親一口,不!是整個想吞下去!


我們不是已經是戀人了嗎?我可以不用克制自己了吧?想看就看!想親就親!想摸就摸!我的寶貝小學長.....為什麼總是害羞呢?


“啊!MingKwan你手伸進來幹嘛!?你他媽的是不是欠揍!?”


**************************************************
文寫到一半,被迫心碎了三天.......現在還無法回神......


至少現在還無法離開😭😭😭😭😭

我们的故事一直未完待续…(TaeTee版)甜甜甜

fatbaby.:

老阿姨的脑补向对话




因为最近逐月2的事




希望大大们继续支持他们6子~


会有gosbas版


和kimcop版的~
















Tee闷闷不乐,整天盯着手机……




连tae都看不过眼,悄悄走到tee身旁坐下……




Tee嘟了嘟嘴头靠在tae的肩上,




闹着别扭拿着手机给tae看……












Tee:「tae~,你看到没,逐月之月官方放出了逐月2重新选角的消息了~」








Tae:「嗯~今早就看到了~」








Tee:「那……那……那……妃妾们一定也很伤心呐ka……」








Tae:「嗯~那也是吧~毕竟让她们等了一年多~合约谈不上也不是我们想的~」








Tee:「Tae,我只是不想爱我们的妃妾们伤心~我~我~我~哼唧唧」








Tae:「你想说的是怕被淡忘对不对……怕粉丝伤心」








Tee:「哪有~不是,我在意的事答应粉丝们逐月2的醉酒part~现在……演不了,就觉得第一季的forthbeam就一个击掌,很不过戏瘾……」








Tae:「那……不用等,我们现在就回家,把你的戏瘾,淋漓尽致的演一遍……」








Tee:「bao~你个色大卫……我才不要~我只是可惜我们演的forthbeam没有一个好结局……」








Tae:「傻瓜,你永远是我的beam,永远是forth的beam,不管戏里戏外,虽然我们逐月已经演完了,但taetee还一直继续相爱下去……」








Tee:「嗯~在我心里,你也是我的forth,beam的forth没有人可以取代的~tae如果forth不是你演,那我这个beam也不会演的好……所以……你很重要……不要离开我,答应我好吗!」








Tae:「就像forth离不开beam,tae也离不开tee,感谢我们从逐月之月海选中认识。然后成为cp~一起经历一起成长~tee你也成为我心中重要的一位~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一起努力的走下去吧~不离不弃」








Tee:「嗯~虽然我们饰演forthbeam的故事结束了。但taetee的却一直待续未完~la tae~💋」








然后,Tae和tee相拥在一起…………












爱你的人会永远的爱你~




所以taetee要继续加油哟~